衛生角的工具擺放的那樣整齊

  8月25號,一個無比炎熱卻又極度平淡的一天,我們團隊一行九人乘坐著大巴車奔向目的地,懷著激動與忐忑的我腦子一片淩亂,突然忘卻自己要去怎麼做了。平複呼吸,目光駛向車窗外,漫天黃沙掩蓋了些許盎然。初秋的太陽依舊毒辣,仿佛一個殘暴的君主在奴隸身上發泄著自己的悲歡,當汽車經過那荒涼的田野,面朝著黃土背朝著天的農夫在地裏揮灑著汗水,生存也許本就是一種苦難吧。時間飛逝,轉眼間我們便到達了目的地—古浪縣永豐堡完全小學, 才到達目的地,我們便受到了學校的領導們熱情的接待,並且他們已經為我們打點好一切。

  吃過午飯,我們便在校園裏熟悉起了環境,紅磚鋪蓋的小路、簡陋的西北農村式瓦房的教室,處處都著一絲絲透露的荒涼感。當我們走進教室,眼前的一切真的驚人驚訝,外表那般簡陋的教室內部竟是如此的溫馨,教室的地面上沒有一絲紙屑、、斑斕的黑板報印刻著孩子們的點點滴滴、還有那蒼白的牆壁上掛著孩子殷勤的希望,也許貧窮可以降低他們的生活水平,但是無法減少他們對夢想的渴望。

  遠處螢火帶著希望漫天紛飛,這個雖然殘破卻不失溫暖的世界中,那孤寂枯木上結著一顆顆幼小星辰,他們在泥濘中砥礪前行,微弱的星火卻隱藏著巨大的潛力。

  下午,我們幾個人在團長的帶領下召開了第一次活動會議,會議上團長給我們講述了一些在支教期間的注意事項,並且為了更好完成支教實踐,我們對今後的工作做了一個簡單的規劃,會議結束後,我們正式開始了我們的支教生活。因為學生們剛剛開學,下午主要的工作便是幫助學生們清理校園的每個角落和幫助學校老師給學生們發放課本。

  八月份的天氣就像是一個頑皮孩子的小臉,說變就變,早上來時,陽光充裕酷熱難當,一到下午便是烏雲密布瑟瑟清涼。

  操場邊那一個個瘦小的身影拿著比自己還高的掃帚和鐵鍁,與那頑強的雜草做著激烈的搏鬥,拿著鐵鍁的同學不畏艱險,英勇的獵殺者強勁的敵人,而拿著掃帚的同學井然有序,及時的清理著戰場。雖然太陽被烏雲遮掩了,但是孩子們額頭上懸著的汗珠凸顯了這場戰役的艱險與辛苦。一切塵埃落定,男孩子們爭先恐後的奔向水井邊,一個打水一個飲水,此時此刻,倘若不是司命用他手中畫筆勾勒了一幅如此唯美的畫卷,我們又怎會看到這幅溫馨的情景。上課鈴打破了寂靜,孩子們擦去額頭的汗滴,陸陸續續走進了教室。我們也跟隨班主任走進教室,同學們帶著好奇目光起立,一句簡單的“老師好”,令我們一怔。怎幾何時,我們也如同這些稚嫩的面孔一樣,每天對老師重複著那簡短的問好,只是從沒想到自己說與聽的感覺竟是天壤之別。老師簡單的把我們介紹給同學們,然後我們便開始幫助老師給同學們發放課本了。

  夜幕降臨,漫天星辰一閃一閃好像在訴說著美麗的童話,支教的第一晚我們被安排在學校老師的宿舍裏,貧窮的山區房間狹小而逼仄,但我們的房間卻看起來那樣幹淨整潔,顯然學校為了迎接我們的到來刻意提前做了打掃。雖然地區落後,但民眾都淳樸而熱心,校領導的悉心照料,也從側面反應了他們對教育的重視、對祖國幼苗的呵護。再結合第一天的所感所聞,將腦海中零散的碎片一一聯系在一起,這一天感受勝過了我十八載對生活的領悟。 根據工作安排,我是給四年級的學生上感恩課,前一天晚上我做了充足的准備。但是當第二天我懷著忐忑的心走進教室,看到一個個稚嫩的面孔,便將所有的准備拋擲在九霄雲外了。我做了一個簡短的自我介紹便開始上課,站在講台上我看到那一雙雙晶瑩剔透的眸子裏透著的渴望,思緒如同落葉飄零,枯黃的書本上寄托著數代人的希望,黃沙中又有幾人可以改變命運的黃昏?當我問到,如果你有能力了你將會為父母做些什麼時,那些幼小的心靈裝點著的夢想如此的繁華,原來質樸的面孔下皆是催人淚下,看似幼稚的願望何嘗不是他們的全部。當他們寫下那句最想對父母說的話,字裏行間都纏綿著對家人溫柔的情絲。